当前位置: 基本栏目 >> 受助感言
正见基金受助学生2010级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谷乐同学受助感言
发布人:苏军 发布日期:2015-10-29  浏览次数:961 【打印本页 】【关闭窗口

在坚毅中绽放美丽
 2010级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谷乐


    我是数学计算机科学学院10级数学二大班的谷乐,2013年10月19日,原本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下午,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,我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家中管道液化气泄露,发生爆炸,造成特重度烧伤,面积达53%且多为深II度和III度,造成三天昏迷,持续高烧40度。入院治疗后,每天的医药费需万余元,医生说前期治疗至少需要60万,不包括后期治疗、康复、整形。我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,大笔的医疗费用远远超出了这个家庭的承受能力。不到一周,已经花掉医药费7万余元。
在得知消息的第二天,校领导和同学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看望我。他们雪中送炭,带来全校师生的爱心捐款8万元现金,并带来了无数热心同学写给我的祝福卡片,鼓励我坚强面对伤情,早日康复,重返课堂。师大的温暖和爱心给了我对生的渴望。
    一个半月的时候,突如其来,排山倒海般的细菌感染,把所有的希望都毁了。伤口疼得更加厉害,每天换药前还要用自来水冲洗伤口。天天都想着明天就会好一点了,结果每个明天还不如昨天。半个多月后,创面被细菌感染得越来越大。我的主治医生告诉我:短期内没办法控制细菌的感染,可以考虑转院,或者...等待奇迹吧。我像是被判了死刑,不说话,呆呆地躺在床上,窗外的树梢由绿变黄,历经了这么久的伤痛现在又回到了起点,我不知道还能否看到那棵树再次绿起来了。什么时候才能走到窗前看看外面的世界。就在这时,安师大校领导带着全体师生及社会各界人士的资助和关爱,再次来到了我的病床前,又一次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和支持。活着。忍受着巨大的痛苦,还是要活下去。咬着牙,流着泪,活下去。
    两天后,我转院了。最初的几天,由于适应不了新的治疗,持续高烧不退,神志不清,那是一段离死亡最近的日子。终于,一个星期后,创面长出了新生的皮岛,体温也有所下降。在这场与死神的拉锯战中,我挺过来了。又过了半个多月,身体稍微恢复一点,我试着下床,在医生的搀扶下迈开步子。双腿疤痕充血,像几万只蚂蚁在咬。医院的走廊也就不到十米,我走走停停,耗费了近40分钟。这一系列简单的动作,却让我满腿血泡。新生的疤痕奇痒无比,常常触电般的刺痛,却不能用手去抓,我整天坐立难安,彻夜难眠,实在受不了的时候,偷偷抓几下,抓过的地方就冒出成串的血泡,形成新的创面。我原本并不坚强,怕疼又爱哭,可是,有那么多关心我的人在注视着我,我必须勇敢面对。
    在治疗和复健的间隙,我就在床上看书、复习。疤痕瘙痒不适,频频刺痛,我一会儿坐起来趴在桌上看,一会儿侧着身子抱着书看,一会儿躺下来把书举到头顶上看,一会儿又坐起来写写算算。由于刺痛和瘙痒,夜里睡眠很差,白天还要复健,只能逼迫自己早早起床,冲洗,换药,擦药,穿弹力裤,吃完早饭,就抓紧时间看书。躺在诊疗室治疗时,一只手做手部训练,另一只手还在翻着手机里的单词表。下午的康复训练一直到4点半,处理好伤口,吃完晚饭,就开始看书。晚上睡觉前,又是一轮新的冲洗,换药,擦药,穿弹力裤。如此,日复一日。
    经历了这么多,我知道,如果我要想过与常人一样的生活,就必须付出比常人多得多的努力,什么“大难不死必有后福”,这根本就不可能。如果什么都不做,不仅不会有‘后福’,反而会失去得更多,更快。我常常自问:“我的未来在哪里?”如果没有前途,没有将来,我就是一个废人,是父母的拖累。所以,即便是看不到一点希望,也要尽力做所有能做到的。或许上帝就会给我一丝光,当有一丁点机会的时候,也许,就能够抓住了。今年3月,我以统考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被东南大学数学系录取为硕博连读。
    在这里,我要真诚地感谢学校的领导,老师和同学们热忱的关怀和帮助,殷切的鼓励和祝福。师大的温暖,我永远铭记在心,没有你们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师大培养了我,安徽是我第二故乡。我也曾抱怨“天地不仁”。其实,天地乾坤,如此之大,一个人却是太过渺小,只有自己,才能把握短暂而珍贵的青春。我希望借此机会,让更多的人知道师大的爱与温暖;让那些对生活迷茫的人有勇气,改变不如意的人生;让那些不幸的人相信,只要不放弃,就会有一个好的回馈;让灰心绝望的人,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。这个暑假,我利用所学,在自己家里带起了家教,缓解一些接下来的学费和生活费给家庭带来的压力;对于家庭有困难的孩子,我向他们提供免费的教学和答疑,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力量来回馈社会和学校给我的关爱;同时我也会继续坚持梦想,努力生活,做一个自立自强的、全新的自己。

 

 审核者:苏军 审核日期:2015-10-29 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